了了了大士

闷热下午,我记得楼房的光线